パンダズ事務所
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
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
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。


  1. --/--/--(--) --:--:--|
  2. スポンサー広告

MUSICA 2015年9月号 BACK COVER SPECIAL ③

越翻越覺得透過sikappe的眼睛來看他們是一件很感動的事,
因為自己的感受性並沒有那麼強,對他們的認識也還不深...(但是是處於求知若渴的狀態 [笑])

誤解、誤翻處歡迎指教。m(_ _)m
第三部分(共五部分)


g00firFJY.jpg

※轉載請註明出處,謝謝※

P167開始→

 18點11分,hiro坐在沙發上激烈地撥弄"Hello, world!"的吉他部分,升用雙腳夾著鼓的練習墊開始整理鼓棒等等的裝備。我無視於自律嚴肅地對待樂器的成員,吃起了剛剛製作人的生日蛋糕。

 chama把hiro帶到這樣的我的旁邊,2人並排坐在沙發上,互相檢視確認"Hello, world!"的反復音與樂團合奏的關聯的注意點。

 「不更游刃有餘地把握樂曲不行喔,真的。雖然BPM(譯註:beats per minute)很快,但如果說它是不是拚命的焦急的樂曲的話,不是那樣的,那個樂曲有著速度自身的寬裕感喔,那麼厲害的樂曲。hide醬也可以明白那個感覺吧?」chama對著hiro跟升,在吃蛋糕的我旁邊,用毅然的聲音說著。我已經完全失去了吃蛋糕的氣氛,只是拚命地消除自己的氣息,這麼重要的對話不能錯過任何一句,右手拿著叉子、左手捧著蛋糕,以這樣的構圖凝固著。(譯註:好有畫面 XDDDDD)

 18點43分,chama用吉他彈著"虹を待つ人",喔-喔-喔-喔-喊出聲,接下來的歌詞4人就開始大合唱。彷彿可以撼動牆壁的大合唱。完全就是live前的歌詞合白(譯註:シュプレヒコール=Sprechchor,語源為德語,指在示威或集會中參加者反復複誦訴求或口號的行為,或是指舞台上一群人朗誦一句台詞的表現形式)。在奮起高漲的氣氛中,工作人員傳來「延遲5分鐘開場!」的聲音。已經沒有後路了!(譯註:原文「サイ(賽)は投げられた」,賽=骰子,意為在賭博的時候骰子已經丟出來了,衍生為事情已經開始了,已經沒有思考的餘裕,只能作了)

 和聲也練習了。心情的準備看起來也已完成的18點54分。然而,都到這時候了還沒換衣服,也忘記去上洗手間,準備都還沒有完成的成員。準備完成的瞬間的這個焦躁感,突然讓休息室充滿了混亂。這樣的4人被工作人員半強迫地裝好了耳機。「啊、真的假的,已經這個時間了!」又加快了速度。

 在這混亂之中依然以緩慢的動作徐徐準備的是fuji。但是,實際上最沒準備好的,也是fuji…...。

 19點02分踏出休息室。19點06分抵達舞台側。4人馬上站著組成圓陣,沒有說話只是持續互看著其他人的臉。

 19點07分,fuji對3人說話。雖然手勢沒有比平常大、話沒有比平常多,眼睛張大著、口中說著覺悟的話語,3人以有過之而無不及的視線回應。

 19點08分,SE(譯註:sound effect,樂團的live入場曲,在樂手出場前炒氣氛的音樂)流淌出來。

 真是久違了啊,這種感覺。

 這首歌讓我想起了既不是晴天也不是陰天的,看不到盡頭的山丘上的牧場,獨特的和聲與、咚-的一聲加入的藍調搖滾。這是The Who名為"A Quick One, While He's Away",在1966年發行的樂曲。他們在出道前一直以這首歌為SE而登場,之後就自然決定了升→hiro→chama→fuji這樣的登場順序,登場後fuji高舉Les Paul(譯註:レスポール=Les Paul,是吉他廠牌Gibson最有名的電吉他型號之一)的姿勢也變成一個風物詩。最近live的開場通常會播放有著戲劇性情節的故事的SF影像,所以不播放加入後可能使之變味的這首樂曲,BGM取之以拉威爾的"波麗露"代替,然而這次的2公演沒有那樣的影像,所以這首The Who的"A Quick One, While He's Away"就復活了。

 以這首SE為背景4人組成圓陣。然後就這樣登上舞台--。

 19點10分,live開始。

 第1首歌fuji唱出"パレード"時,一上來就是這首歌啊,在某種意義上驚呆了的氣氛與歡聲一起沸騰。不是「kya-」地尖叫而是「喔喔喔喔喔」的感覺。雖然預想過可能會從新曲開始,要猜是哪一首的話,覺得這個最初的椅子應該是"Hello, world"或"ファイター"的人很多吧。籠罩於這個氣氛的時點,他們最初帶來"パレード"的意圖應該已經傳達到了。

 「音樂是沒有法則的喔」,chama一開始就用像是這樣的表情煽動著會場。從白天開始一直到剛剛為止都只是4個人在一起,現在則是認真地面對在那裡的1萬人,用全力呼應。chama的臉上明顯寫著「果然是這個啊,謝謝大家!」這樣的表情。

 第2首"Hello, world"的前奏流出後,fuji大喊「晚安,我們是BUMP OF CHICKEN。久等了!」,一口氣讓會場全體打開了開關。那個瞬間真的是太厲害了。如同火球突然被風吹高般一瞬間溫度明顯升高,真的好像吹起熱風的感覺(譯註:不是錯覺,會場真的熱死了(;´Д`))。附帶一提,在這2首歌的時候,舞台後面垂吊著白色的布,投影機將映像投影在白布上播放。速度感與透明感融合的銳利影像,配合著最新最好、纖細而大膽的雷射演出,成為一場光線與節奏的饗宴。在這次的set裡引進雷射光的樂曲,是最初的這2首歌,以及"虹を待つ人"、"ray"與安可的"コロニー"。他們新的名曲,擁有怎樣的節拍感與表情,然後那樣的新曲賦予了他們的live怎樣興奮與刺激的瞬間,自然地被照明、不、被證明了吧。(譯註:這是sikappe的ダジャレ嗎?[爆])

 第3首歌時布幕落下,變成通常的舞台結構。這時升噹噹噹的打響愉快的2拍子,"ハンマーソングと痛みの塔"開始。到這裡,歌迷也因為這個意外的選曲獲得快感,身心鮮明地反應,產生了一體感。對老歌迷而言,這首很久沒有在live演奏的樂曲讓他們十分開心吧,環視會場有相當數量的歌迷一邊流著開心的眼淚,一邊配合節拍高舉右手。

 接下來的是"才悩人応援歌"。

 声援なんて皆無です 脚光なんて尚更です
 (聲援等等全部沒有 燈光就更不用說了)
 期待される様な 命じゃない
 (這並不是被期待的生命)
 僕らは皆解ってた
 (我們早就知道了)
 自分のために歌われた唄など無い
 (沒有為了我們而唱的歌)
 問題無いでしょう
 (這沒有什麼問題吧)

 在BPM192的高速節拍中,開心奮起地唱著這樣的歌詞而默默產生一體感。到底是如何以音樂建築出這獨特的關係,體現出來的這一瞬間持續迴響著。

 再之後的,其實是到現在的現在在live中一次都沒有表演過的樂曲,"morning glow"。燦爛的吉他的反覆樂節響起,注意到了樂曲擁有適合arena live的雄壯與盛大。當然,會場的觀眾拚盡全力緊咬跟進。

 到了現在,一直到開場前還是那麼冷冽的空間,變得熱到可以產生蒸氣。濕氣也不僅是休息室的程度,有點感覺像是待在巨大的三溫暖裡面。目光投向映出舞台上情況的影像,fuji的喉嚨附近汗水閃閃發光,發光的汗隨著歌曲搖動滑落。然後,雖然白天開始就持續目擊,但到現在才意識到,這是「留了鬍子的升第一次在舞台上擊鼓」這個事實--。他現在的身影,覺得聯想到了後期The Beatles的人,因為世代感、所以可能沒有那麼多,但是總覺得這感覺很好。

(continue...)

※轉載請註明出處,謝謝※
  1. 2015/08/23(日) 21:07:05|
  2. 社長★BUMP重病患者
  3. | トラックバック:0
  4. | コメント:0
<<MUSICA 2015年9月号 BACK COVER SPECIAL ④ | ホーム | MUSICA 2015年9月号 BACK COVER SPECIAL ②>>

コメント

コメントの投稿


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

トラックバック

トラックバックURLはこちら
http://qode0727.blog109.fc2.com/tb.php/450-6f53eefa
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(FC2ブログユーザー)
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。